旧版网站|English|利安达国际

新闻中心

工作研究

【企业观察】2019年A股十大财务造假经典案例启示解析

转自:融中财经       作者:Alicia, CFA

 

    2019年的A股市场是丰收的一年,上证综指全年上涨超过20%,创近5年来的之最,创业板全年上涨超过40%。

 

    7月份,我们翘首以盼的科创板开闸,25家公司首批挂牌;全年科创板受理企业达204家,过会企业达109家,注册制已然顺利实施。11月,MSCI完成年内最大扩容,将指数中所有大盘A股因子从15%增加至20%,同时首次纳入中盘A股,纳入因子同为20%,共有472只A股标的将被纳入MSCI指数。但与此同时,我国证券市场财务造假的顽疾依然没有根本改观,2019年全年共有198家上市公司发布过前期会计差错公告;我们从中选出10个案例并对其进行解析,希望能给投资者带来启示。

 

    2019年,两家“康姓”上市公司站到了市场的风口浪尖。一个叫康美药业(ST康美),另一个叫康得新(*ST康得)。康美药业是中药龙头企业,4月30日,其300亿元货币资金不翼而飞案一时名躁A股,成为坊间谈资;而就在同一天,A股有名的白马股康得新被曝四年内虚增利润119亿元。

           

康美药业

A股史上规模最大的财务造假舞弊案

 

    2019年4月29日,康美药业发布更正公告,称其2017年的年报数据存在重大差错。存货少计195亿元,现金多计299亿元。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几乎所有数据都需要更正,对2017年财报做出重大调整。4月30日晚间,上交所立刻向康美药业发监管函,称公司在财务管理、信息披露、内部控制等方面可能存在重大疑问,予以高度关注。此外,证监会已对康美药业审计机构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涉嫌未勤勉尽责立案调查。

 

    5月17日下午,证监会通报了康美药业调查进展。据证监会称,现已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信息,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 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 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公司涉嫌违反《证券法》第63条等相关规定。

 

    康美药业是曾经的千亿市值白马股、中药行业的龙头,前期已经屡遭质疑,但没有确凿的证据。如今,随着证监会调查进展的通报,财务造假有了实锤。截至2019年12月31日,康美药业市值仅剩186亿元,较上年末458.09亿元缩水六成。

 

康得新
A股史上最大利润造假案

 

    康得新2015年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44.65%。2016年虚增利润总额30.89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4.19%。2017年虚增利润总额39.74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6.47%。2018年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722.16%。合计四年虚增利润119亿元,成为A股史上最大利润造假案。公司股票自7月8日起,一直处于停牌状态。截至2019年12月31日,康得新市值仅剩125亿元,较上年末270.53亿元市值缩水逾5成。为其提供审计服务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已经被立案调查。

 

    康得新利润造假的方法是通过伪造海外客户,炮制虚假业务合同,临摹国外客户签名,黏贴打印,虚构外销业务产业链。

 

    康得新至今仍坚称截至2018年底账上有着150亿元的现金。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150亿元现金中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122亿元的巨款,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无法确认它们的存在。与此同时,公司有数位董事、监事也均不保证该笔巨款的真实性。实际控制人钟玉先生,因涉嫌犯罪被执行逮捕。

獐子岛
利用农产品存货盘点的复杂性调节利润

 

    2019年11月,獐子岛再一次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其说明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依据。这显然不是獐子岛第一次出现此类事件,网友怒了,“骗我可以,请注意次数”。目前,公司处罚60万,董事长处罚30万,公司24个人终身市场禁入。

 

    在之前的2018年2月9日,獐子岛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根据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獐子岛这场财务造假从2016年就已开始。

 

    獐子岛的2016年年报中以虚减营业成本、虚减营业外支出的方式,虚增利润1.3亿元,虚增的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15%,獐子岛披露的2016年度报告中净利润为7571万元,实际上獐子岛在2016年的真实利润总额为-4822.23万元,净利润为-5543.31万元。

 

    獐子岛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追溯调整后,业绩仍为亏损。

 

    獐子岛在此前2014年、2015年净利润均为负数,如果2016年2017年净利润继续为负,按照深交所规定,连续亏损三年将被暂停上市,连续亏损四年将被终止上市。然而,2016年的净利润并没有追溯调整,依然为正数,2018年的净利润也为正数,彻底地躲过了净利润连续3年为负将被终止上市的规则,把投资者糊弄得团团转。

 

    獐子岛具体如何调整?这与养殖方法有关。据獐子岛内部人士介绍,獐子岛养殖扇贝主要技术是深水贝类底播增殖技术,即通过撒播的方式将贝苗放在适宜养殖的海域,让苗在海底自然生长,长到合适大小再进行捕捞。

 

    而在会计存货科目的盘点方面,生物资产由于其自身的特殊性,一直处于运动过程中,存货盘点存在困难,且从审计的角度,审计师也很难深入到海底进行扇贝的监盘,且扇贝大小不一,定价也不同,存在着巨大的会计估计,也容易被上市公司用来操纵利润,A股至今也出现过多起因为农产业存货监盘困难而出现财务造假的案例。

东旭光电
大存大贷,货币资金真实性存疑

 

    市场公认的白马股东旭光电在2019年遭遇股债双杀。一方面,其货币资金充裕,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其账上的货币资金分别为198亿元和183亿元。另一方面,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的有息负债总额分别为205.38亿元和221.13亿元。

 

    11月18日,在债券“17东旭01”出现37%的“离奇”暴跌之后,深圳证券交易所于次日发布公告:未收到东旭光电发行的中期票据付息兑付资金。简而言之,“白马股”东旭光电出现了债券兑付实质性技术性违约。

 

    账上那么多钱,而东旭光电却连20亿元的债都还不起,且公司员工连工资都出现延期,不能不让人怀疑其货币资金的真实存在。

雏鹰农牧
并购关联方资产虚构利润

 

    雏鹰农牧曾经进行一系列可疑的股权倒卖活动,对一些官司缠身的“老赖”公司进行投资,同时又通过一些关联公司对相关投资进行接盘,短时间内以高溢价收购投资标的,从而达到通过“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项目虚增公司业绩的目的。

 

    雏鹰农牧通过募投项目的名义,在资本市场上募集大量资金,用于建设猪圈等养殖场所,但随后将猪圈及相关土地进行出售,回笼资金并获得利润。之后,雏鹰农牧将这些资金用于前述投资项目,短期持有后找到关联方进行接盘,从而“创造”投资收益。

 

    需要说明的是,雏鹰农牧已经于2019年10月份因股票面值连续20天低于一元被强制从A股退市,成为继中弘股份以来的面值退市第二股。

风华高科
花式玩弄“应收账款”的方式来虚增利润

 

    2019年8月,风华高科收到广东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以及存在未及时披露董事会监事会决议两项违法事实。

 

    公司应收账款对应债权转让存在问题,并在2015年年度报告、2016年半年度报告、2016年年度报告均存在虚假记载。公司在开展贸易业务时,形成约6319万元的应收账款,且对应债权并没有抵押物等担保,且几次向债务人催款未果。

 

    为了解决应收账款账目挂账问题、延长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时间,风华高科竟玩起了花招。它通过两种方式来处置应收账款:一是通过粤盛资产和宁夏顺亿资产配合操作,由风华高科于2016年3月出资5500万元,购买粤盛资产的一项理财产品,粤盛资产收到该笔资金后,全部转至宁夏顺亿,宁夏顺亿以2015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原价受让风华高科的约5470万元应收账款,并以支付受让款的名义,将收到的上述款项全部转回风华高科。二是通过案外人刘某华实际控制的深圳市全聚能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全聚能)配合操作,由该公司以2015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以八折(680.3万元)的价格受让风华高科应收850万元应收账款,其所支付的受让款,来源于风华高科向刘某华实际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支付的预付款约250万元以及对该公司的应收账款约430万元。风华高科在分别与宁夏顺亿、深圳全聚能签署债权转让合同时,另行分别签署补充协议,均明确约定:自合同生效之日起,风华高科仍负有追收对应应收账款的权利和义务。若款项未足额收回,损失由风华高科承担。

 

    经核实,本案所涉应收账款对应债权并未实质发生转让、其转让时已预计难以按时收回。也就是说,风华高科本该计提坏账准备,但他却通过这种眼花缭乱的方式来延期计提坏账,使得利润表相对好看,也就是变相地虚增了利润。风华高科《2016年半年度报告》和年度报告均虚增利润超过6000万,分别占当期利润总额的60.21%和33.05%。

 

    此次风华高科财务“做手脚”的入手之处应收账款,具体手法是花式逃避坏账计提,甚至倒手就把坏账当成利润来算,金额高达6000万之多。对此,证监会对公司处以40万元罚款,并对涉案的26名公司人员加以处罚。而这26人名单中,三任董事长就赫然在列。包括公司的前前任、前任和现任董事长。这三人都是这起信披违法事件的始作俑者,被处罚金额都是20万元,也是涉案人员中被处罚力度最大的。

藏格控股
虚增6亿元营收
超过21亿元资金被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

 

    2019年12月3日,藏格控股收到青海证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藏格控股存在的违法事项包括:虚増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虚增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隐报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这三项违规事项。

 

    其中,关于虚増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青海证监局认定藏格控股通过开展虚假贸易业务的方式,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虚增利润总额1.28亿元和4.77亿元,导致该公司2017、2018年度财报存在虚假记载。

 

    关于虚增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青海证监局认定藏格控股通过开展虚假贸易业务的方式,在2017年、2018年分别虚增预付账款2.41亿元、2.81亿元,也就是相当于虚增了同等数量的资产。

 

    关于控股股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问题,青海证监局认定,2018年1月至2019年4月期间,藏格控股的控股股东西藏藏格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利用虚假贸易业务预付账款、钾肥销售业务应收账款非经营性占用藏格控股资金共计22.14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占用资金余额为21.63亿元。藏格控股未按规定及时披露上述事项,也未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和《2018年年度报告》中予以披露。

 

    针对上述违规事件,藏格控股被青海证监局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公司实控人肖永明被采取5年市场禁入措施,并处以90万元的罚款。

 

香溢融通
资管计划收益权虚假转让致投资收益虚增
从而达到虚增利润的目的

 

    近日,香溢融通发布公告称,公司对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会计差错进行更正,以上年度净利润分别减少7937.37万元、增加2471.74万元、减少358.56万元,其中2015年度减少的净利润占到当年原披露净利润的56%。

 

    对于会计差错产生的原因,香溢融通称,公司在全面自查时发现,在收益权转让的同时,存在对交易对手的担保补偿协议:控股子公司香溢担保分别与开泰投资、超宏投资、九牛投资签订了担保服务合同,承诺相关投资产品清算后,所得分配款项少于转让款以及年化12%收益的,不足部分由香溢担保补足;且公司对超宏投资、九牛投资亦有差额补足的承诺。

 

    因此以上两笔投资收益并不满足收益确认的条件。根据我国的《企业会计准则》,只有当资管计划收益权的风险和报酬都全部转移给了交易对手的情况下,才能确认所有权的转移,才能确认投资收益。所以,这一会计差错将导致2015年公司确认的两项投资收益共1.03亿元存在差错。

 

辅仁药业
17亿元货币资金突然消失

 

    在最新回复上交所问询的公告中,辅仁药业承认,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为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未受限金额377.87万元。辅仁药业一季报报表中的期末18.16亿元货币资金,近17亿元资金凭空蒸发。

 

    17亿元资金是否真实存在过?是否存在控股股东与关联方占款以及违规关联担保等情形?事发至今,监管部门已经进行多番、多角度的问询,直指辅仁药业资金链之谜,但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仁智股份
签订虚假合同,虚增利润3203.46万元

 

    2019年4月,上市公司仁智股份(002629)披露了《关于公司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及追溯调整的公告》,经公司自查,公司相关人员在处理 2017 年部分业务时存在虚假记载。该公司通过虚假合同虚增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分别为9041.72万元和6079.52万元,虚增利润3203.46万元。

 

    仁智股份与新增客户签订施工业务转包合同,该笔业务毛利率为70.29%。对于上述产品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业水平的情况,会计师未执行分析性复核及其他审计程序;签字会计师未合理关注项目重大审计风险,未实质性参与项目执业,存在未勤勉尽责的情形,被证监会出示警示函。

 

    同时,该次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后将导致公司2017 年度净利润为负值。同时,公司在2018年的净利润也为负,连续两年为负,被监管机构出具退市风险警示。

 

财务造假方式与防范

 

    通过前面10个案例的解析,我们总结提炼一下财务造假的基本原理,然后据此提出如何防范的方法,以供投资者参考。